心理师的训练告诉她:要知觉、洞察、有弹性,可是下班后一见到孩

作者: 时间:2020-07-09人类评论722人已围观

心理师的训练告诉她:要知觉、洞察、有弹性,可是下班后一见到孩

* 依着纠结与挣扎的习性而活

我是个妈妈,是个心理师,还是某人的老婆、家人、朋友……就如同擦身而过的每个人,身上挂着各种角色。我们呼吸同样的空气,同样抱怨着豔阳、阴雨,也摆出同样的表情:看似热切,其实带点着急;貌似平稳淡定,但其实已和疲倦分不清。

蜡烛多头烧,也许要关心的不是有几头,而是「怎幺烧」。

我不想熄灭任一火苗,有着想烧出价值的野心,好些日子,我的妈妈魂被这个野心吓坏了。

因为我终究没真为孩子们牺牲什幺,一样追求个人的成就,也在意着自己人生里的各种需求。喜欢玩耍、看书,就带着孩子们游戏和阅读。不喜欢煮菜,就带着孩子们感谢有婆婆、妈妈代劳。顺风我就搭车,逆风得过且过……

每天睁开眼睛,我不会去想为什幺要早起,脑袋里转着的是:「今天要準备什幺早餐?」「希望牛奶别再打翻。」然后伸个懒腰,外加一句口号:「万能的天神,请赐予我神奇的力量!」像是鼓舞,更是催眠自己:今天也将安然。接着,像个陀螺般旋转,时而满足快乐,时而暴走失落,总之,尽力满足所有角色的需求。转啊转了一天,又在孩子们大呼小叫的喧闹声中催赶他们上床,偶尔说故事、玩游戏,偶尔喝斥威逼,凑合着走向一天的结束。

直到再度睁开眼睛,浮现脑海的问题又回到:「今天要吃什幺早餐?」

某天,我和先生在看着孩子们玩沙。

我说:「时间差不多了,你去叫他们收一收吧!」

他不肯起身。我们相互推诿,逐渐为自己的藉口加码:

「你快去吧!去叫他们会让我觉得心悸!」

「妳去啦!因为我已经窒息了。」

心悸与窒息……我笑了出来。这就是平凡父母摆脱不了的疲惫和焦虑。

我想,原来这个开设亲职讲座的心理师,骨子里也是个平凡又疲惫的母亲。

心理师的训练教会我,要能放鬆的关键在于:自己能否停一停? 能否有知觉地过日子?然后,练习更有弹性与洞察,筛选一下,做对的事,而不是纠结着一定要把事情做到多好。蜡烛可以多头烧,但若没油了、该熄火时,就别留恋挣扎,放手就好。

这些觉悟理应有助于我活得更美好,可惜属于我的真实是──每天回到家,这些觉知、弹性与洞察能力也跟着下班了。我常依着旧有的习性,陷入喧嚣狂乱的世界,再为了躲避喧嚣,有时愤怒控制,有时惊慌遁逃。

当「心理师」与「妈妈」两种身分不断分裂,随之而来的,就是无论自己扮演什幺角色都是冒牌货的感觉。

* 认清、接纳「非名牌」的自己

那就踩着真实的步伐前进吧! 或许那才是属于我的,名为「真实」的品牌。

让这个真实的自己回家当个妈妈,这个妈妈,内在有爱、温暖、坚强、包容……这些被歌颂的伟大之处,但同时也有疏忽、控制、愤怒、罪恶与软弱等黑暗的角落。

若想少些狂乱、多些安定,要做的也许不是挣扎着摆脱那些黑暗,而是去直视、整合这些真实。唯有走过面对不完美的失落,才有余裕能安心地与孩子连结,看进孩子的本质,也唤醒此生成为妈妈的中心价值。

就像有次和朋友聊到出国的事,他听出我的羡慕,笑问我,「如果从头来过,妳要跟我交换吗?」一句话秒停心里的落寞,浮现的是四个孩子真挚热切的脸,无论再烦、再乱、失去再多,想当妈妈的心倒是没有后悔过。

就撂开手,不纠结了吧! 我就是个有野心还带点全能幻想的妈妈。适当的野心,是自我期许;合理的自私,只是优先选择爱自己。在体会到能力有限的焦虑之后,才能感觉到认清真实的放鬆。

为了家人希望自己全能,或许也是一种爱无敌。

我有四个可爱且具独特个性的孩子,样本够多的教养体验,足以让我信服孩子与妈妈的天性里,都有相当程度的「求生」能力。

这四个孩子,在少子化的现代社会里容易成为焦点,我也常接收到旁人体贴的关注:「这幺多孩子,要如何教养他们?」我总在语塞、词穷中笑着带过,「我想,应该是我们都有能力相互适应着活。」

老大、老二是第一对双胞胎,特质彼此互补。老大人称「散仙」、「理由伯」,个性乐观散漫,笑口常开,经常落东落西。遇到麻烦时,要他想理由比想解决办法还容易。老二则是传说中的「出头哥」,他较有想法和意见,有时是源源不绝的创意与行动力,但是个性较为敏感、坚持,不顺他意时需费力引导,以免招来一场玉石俱焚的情绪风暴。

老三和老四是第二对双胞胎。老三有温暖的特质,热爱昆虫和动物,会招呼流浪猫并为牠取名字,不给他养宠物,就养小强和书虫。他是哥哥的「神奇宝贝」,因为他会努力跟上哥哥的脚步一起玩耍,乐当被哥哥收服的小随从(当然也会哭着告状哥哥待他太凶、太不温柔)。至于最后一位「大神妹」,有属于排行所赋予的高超生存观察本能,还内建了极佳的语言认知系统,往往在上述三个男生(甚至是爸妈)思绪混乱、战成一团时,提供「籤诗级」的解决办法。

* 摸索并朝向教养的价值

四个孩子都有基本的生存能力,他们成长的走向,定然也有部分取决于父母灌注的教养。

我问自己:如果不自欺欺人,如果我有信心,有足够的弹性与教养能力,我想教出什幺样的孩子?

不是为了传承家庭香火或完整我们的生命需求,也不是要延续我们的生涯目标,更不只是要他们有不啃老的独立。我希望他们能快乐而自信地存在,希望他们勇于实现自己生命的价值,也希望他们能慈悲、善意地看顾别人,更盼着他们和世界有连结,并且贡献一己之力。

守护这些期待,才能让我们即使面对教养的疲累、迷失、紊乱与困境,依然可找回平稳的步调和努力的意义。

我们的确无法预期孩子们是否能长成我们心目中的模样,但我想,这些教养价值与依归,定会对我的言行与心性产生重要的牵引,也会成为每时每刻我在规範或支持孩子时,永不放弃引导他们前行的方向。

* 觉知而有弹性地并肩前行

关于教养,我无法传递所谓最好的方式,而是去接纳自己与孩子互动的过程,在其中保持觉知与弹性,并且朝向我们认为重要的价值而去。这本书分享这些日常故事,一方面祈愿身为父母的我们好好呼吸,给自己喘息的空间;也从孩子身上汲取直观的能力,让我们有力量与方向能持续改变。

英国诗人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有一句诗是这样的:「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每天每天,是平静还是狂乱,是辛苦疲倦,还是充满乐趣,的确都是来自我的视野。

我问自己,我视野焦距的收放来源为何? 是僵化,还是具有弹性?

我想,那终究来自有觉知的生活。所以,我记录我的内心戏,一件件、一桩桩地,记下与孩子的对话,珍视孩子平淡无奇或是意料之外的各种表现。

正视纠结确实会带来一些难受的感觉,我猜想这也是许多父母都曾出现的共同挣扎,但当我们试着开放地抓取,清醒地挪动,相信在每个认真看待孩子、觉察自己的当下,都有机会感受到教养的天堂经验。

然后我们将深刻体认──原来,亲子是这样彼此并肩前进的;原来,「老师」就在我们的身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