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师教你解梦:梦境是一种提醒,提醒我们去在乎真正重要的事情

作者: 时间:2020-07-09人类评论356人已围观

心理师教你解梦:梦境是一种提醒,提醒我们去在乎真正重要的事情

「前几天我梦到我爷爷过世了,据说这种梦都是预言梦,会是真的吗?」

「昨天我梦到自己骑在山坡上面,我那个山坡后来就变成了一匹马,一直跑一直跑还追过了一辆火车,好怪!这个梦到底是什幺意思?」

「我这礼拜一直连续梦到我妈妈,而且几乎都是做同样、重複的梦,究竟是在暗示我什幺?」

梦境,是一个费解,却又有很多人想要解开的东西。尤其是当我们梦到比较悲惨的事情,就会担心他是不是有一天真的会发生! 从佛洛伊德开始,潜意识一直是令人着迷总是摸不透的一门学问,他就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孩,当你想要靠近、了解他的时候,如果不温柔一点,他就会躲起来,所以在解梦的时候,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尊敬的心,慢慢的陪伴他,通常会有惊喜的发现。

一般来说,要能够和潜意识沟通、了解自己的梦境,往往需要许多年的专业训练。不过,最近读到了心理谘询师黄士钧(哈克)(2015)写的一本书《你的梦,你的力量》,作者透过 20 年的谘商实务解梦经验,简单容易懂的方法,让我们这些「新手们」也有机会一窥堂奥!

十个步骤,解开你的梦境!

书里面提到非常多的实用技巧,我在这里用我的理解汇集成几个步骤,并用一个实际操作过的案例*,给大家参考。

(一)前置作业

1. 记录梦

要解梦之前,当然要先有梦(这不是废话吗!),有人可能会说我几乎很少做梦,不过那是假的(你的海马迴业障重阿!),很多人都是天天做梦(尤其是在浅睡期的时候),差别只在于有没有记得而已。

既然每天都有做梦,那要怎幺把它记起来呢?有人建议在床头摆一个小本子,有一只笔,起床的时候可以把梦记录下来并且画一些梦里面让你印象深刻的图片,但是──我自己的经验是,通常早上会想要再多贪睡一点,甚至有时候睡眼惺忪根本连笔都没有办法握好,所以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透过手机,你可以用录音的方式,回想一下做过的梦境,然后把它录进手机里面。或者,你也可以利用手机的一些绘图 App,直接在上面大约画一下梦里面印象最深的画面。

2. 要有伴

如果有你的好朋友伙伴愿意一起分享梦的话,是一个不错的练习开端。这个伴,可以是你的好朋友、伴侣、或家人,任何你愿意信任的人。下面就以「陪伴者」和「主角」(做梦的人)来继续说明,粗体的部份即为技巧或步骤。当然,你可以自己解自己的梦,只要把下面的内容当做自言自语就好了。

3. 启动安心机制

陪伴者:「谢谢你愿意跟我分享你的梦境,梦境里面可能有一些部分是非常私密、个人的,所以你可以选择保留一些你自己的秘密,或是跟我分享,完全都可以自由决定。不知道你希望我的一些什幺特质、或是表现出怎幺样的状态,会让你更舒服顺畅的分享你的梦境呢?」(说这段话是为了让主角与他的潜意识可以安心)。

主角:「我希望你可以更稳重一点,不要嘻嘻哈哈的。」

陪伴者:「好的,我们一起深呼吸三次,让稳重慢慢沈澱出来。」

然后两人可以选择一个舒服的姿势或位置坐好,準备开始。

(二)开始解梦

4. 烦恼的事

陪伴者:「最近有没有什幺让你烦恼、很在乎、常常在想的事情?试着说说看两三件?」

主角:「我最近刚失恋,一直在想能不能跟他複合。还有,找工作的事情还没有着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陪伴者:「嗯,最近似乎感情与未来的方向都有一些不确定。还有什幺你最近关心的事吗?」(这里用「摘要」的技巧摘要主角的话,哈克说越是笼统越好,这样才能让主角自由联想到更多相关的事物)。

主角:「最近我妈妈膝盖不太好,医生说要开刀,但她希望透过吃中药和复健来先试试看。」

陪伴者:「嗯,除了感情、工作之外,你也担心你的家人。那幺準备好分享你的梦了吗?」

主角:「好,开始吧。」

5. 叙述梦境

主角:「好。这个梦很奇怪,我梦见自己坐在一列小朋友玩的玩具火车上面,火车好像是用塑胶和木头製作而成的,虽然空间很小,但我还是可以弯着身子坐进去。我坐在火车的第二节车厢,不知道为什幺。但它就是像游乐园的那种玩具火车,我上去之后才发现他不会通往任何地方,只是在原地一直绕圈圈而已。后座车上好像还有别的小朋友,但是我记得不太清楚。四周的场景像是在游乐园里面,好像有绿色的树包围着。其他的我忘记了。」(没错,就算是片段的梦也没关係,有时候最印象深刻的一幕反而是最重要的)

6. 聚焦最关注的点

陪伴者:「那幺,在整个梦境当中,你印象最深、或者觉得最奇怪的的是什幺呢?」

主角:「应该是那个火车吧?」
陪伴者:「喔?怎幺说?」

主角:「那个火车这幺小,我已经长这幺大只了怎幺塞得进去呢?而且为什幺我要去坐第二节车厢?平常小时候我在游乐园玩的时候都是坐在第一节的车厢啊?真不知道梦里的我在想什幺?」

陪伴者:「嗯,的确是蛮奇怪的,你去坐那个小朋友在坐的火车,而且还坐了你以往不会坐的第二节车厢。」(摘要技巧)

7. 迴转寿司法:三个形容词

接下来是作者最自豪的「迴转寿司」手法(哈克说,他靠这个方法解开了上百个梦境),有一点像是我们在吃的那种迴转寿司,先请主角用三个形容词描述刚刚他「最在乎的那个东西」(聚焦点),就像是放在寿司最前面的那一个盘子,然后再依序把三个形容词放在后面的几个位子,形成一个问句。

我们将继续用上面这个例子说明。

陪伴者:「看起来你对这个火车很感兴趣,要不要试试看用三个形容词来形容这火车?」

主角:「红色的,有一点朴实,但又觉得有点过时。」

陪伴者:「这部火车(聚焦点)是红色的(形容词 1),看起来有一点朴实(形容词 2),但是又有点过时(形容词 3)。现在我你要请你闭上眼睛,仔细想一下这个火车的样子,你也可以用手把它形状比出来 (也可以画下来),说说看这几个形容词有没有让你想到什幺?比方说和你的家人、感情、或是工作等等?」

主角(尝试了几次之后,还是摸不着头绪):「没有耶,好像联想不到什幺。」(这的确是很有可能的状况,当没有办法一次到位的时候,有可能是因为两个人的关係还不够好、信赖还不够深、或者是太过急躁,就得把步调慢下来。)

(三)突破与总结

8. 角色扮演

陪伴者:「没关係,让我们再来想想一下这个火车的样子,你愿意扮演一下这火车吗?我是一列火车,我⋯⋯」(这是偏完形取向的方法)

主角:「我⋯⋯我是一列火车,重複走在同一条轨道上面的小火车,我想要开到更远的地方,而不是只在原地打转,载着这些和我年龄不相符的小朋友。我觉得我的生活都像是在绕圈子,重複做一样的事情,可是⋯⋯」

陪伴者:「很好啊,很棒的梦(哈克说,「火力全开称讚潜意识」也是一个重要的技巧),可是什幺?」

主角:「可是我觉得,从头到尾把我关在这里的,其实是我自己⋯⋯」主角说到这里就哭了,可见得他和潜意识已经有了一些连结。

9. 摘要+想到什幺

陪伴者(在照顾完主角情绪之后摘要说):「小火车不想要在这里重複绕圈子,想要脱离轨道,有没有让你想到些什幺呢?」

主角:「其实之前那段感情是我提分手的。因为我觉得,我一直在往前进,但是对方都没有想要前进的意思。所以有时候就必须迁就他。啊!我终于知道为什幺我要坐第二个车厢了!虽然我想要往前看更多新的世界,但因为他,我只能坐在第二节车厢,甚至无法脱离这个轨道。」

陪伴者:「听起来似乎,有一点像有一点勉强,有一点不情愿,可是又没有办法,是这样吗?」

「如果可以,尽量不要在关係不够的时候猜测」Greenson(2000)说,因为潜意识会阻抗给你看。倘若一定要猜测,记得要询问主角是否同意你的猜测,这是尊重主角,也是对潜意识的一种敬意。

主角:「对啊,『勉强』这个词用的真好!想要勉强把自己塞在一个小箱子里面的样子!啊!我终于知道为什幺我要去坐小朋友坐的这个火车了,潜意识是要跟我说,不要再把自己勉强在一个不适合自己的车厢里面了!天啊,潜意识也太神了吧!」
到这里谜底已经揭晓了,这一个怪梦原来是要跟她说说感情上的事。

10. 感谢与总结

我的理解是,总结有两种做法,一个是感谢潜意识,另外一个是可以说说自己了解这个梦之后,对自己的未来有什幺期许,或者是想要对潜意识说点什幺?

[第一种总结]

主角:「谢谢潜意识,从来没有想过是我自己把自己困在这段感情当中,一直以来都拿妈妈的身体不好、找不到工作当作生活郁闷的藉口,殊不知真正困扰我的其实是这段关係。」

[第二、三种总结]

主角:「亲爱的潜意识,我想要对你说,谢谢你点醒我一直遗忘的事情,其实真正困住我的是我自己,可以做决定、可以改变方向的也是我自己。原先还在犹豫是不是要回去找他复合,现在,我想我开始有多一点的信心和勇气,走出自己的路!」

和潜意识当朋友

当然,不会每一次的解梦过程都这幺的顺利,但哈克建议我们可以把潜意识想像成是一个好朋友:「如果你有一个好朋友,你不是很了解他,他写了一封信给你,可是你看不懂,不过你抱持的一个好奇而且尊敬的心,把那封信带在身边,有空就拿出来看一看,你觉得这个好朋友愿不愿意再写第二封信给你?」

我自己也尝试过这个方法,一开始觉得不是那幺容易,不过用了几次之后渐渐上手,甚至有好几次有那种「原来是这样!」倒抽一口气的感觉。

有时候梦境,反映的是我们很担心,或者是很想要的东西。或许很担心不知道该怎幺办、很想要又不敢放手去追, 当我们愿意看到这些慾望,靠近它,现实生活就有一些可以改变的可能 。

有时候,梦境也是一种提醒,提醒我们重新去在乎,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有一天你会发现,那些梦里面很古怪的、让你恐惧的、让你觉得担心的,都是你的一部分,都是你的力量与宝藏 。

黄士钧(哈克)(2015)。你的梦,你的力量:潜意识工作者哈克的解梦书。台湾:方智。
Greenson, R. R. (2000). The Technique and Practice of Psychoanalysis: International Universities Press, Incorporated.

*本案例 经当事人同意,修改候誊写出;本文同步发表在对岸好棒棒的心理学网站「顾小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