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向友索修车费失蹤‧中国妻寻夫

作者: 时间:2020-06-19人类评论739人已围观

出门向友索修车费失蹤‧中国妻寻夫(新山22日讯)嫁作大马妇的32岁中国籍妇女申诉,她的45岁大马籍丈夫日前把轿车借给朋友阿文后,轿车遭阿文撞坏,结果丈夫于本月16日应阿文之邀外出,以向对方取回修车费时,却就此一去不知所终,而阿文过后也以帮忙她打听丈夫下落为由,继续向她讨钱,令无依无靠的她不知如何是好,而目前几近崩溃的她也恳请民众协寻其丈夫。求助妇女王清连日来饱受煎熬,而从中国福建远嫁到大马还不足一年的她,更因人生地不熟,而不知该如何寻找丈夫。她也因为担心丈夫的人身安全,而忧虑得不吃不喝。“老公,你快点回来,我一个人很可怜……”她说,由于语言不通,她只能通过丈夫的亲友协助她报案。车借“阿文”被撞毁王清的45岁丈夫黄世基失蹤前是在新加坡担任管工,王清则因未取得大马公民身份,而无法工作,所以黄世基向来是家庭的经济支柱,且是妻子的唯一依靠。王清週日在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指出,丈夫是一位心地善良的人,所以,他在今年农曆新年前,二话不说就把轿车借给友人“阿文”,岂料阿文不但未在原定的年初八归还车子,同时也失去蹤影。“直到本月16日,世基才应阿文之邀而外出,但他之后就音讯全无了。”王清说,世基与“阿文”并非深交,两人只是通过友人的介绍认识,而世基之所以把轿车借给对方,主要是因为阿文指要接父亲到芙蓉过年。“直到年初九,阿文才说他把车子撞坏了,并指他会把车子送到他朋友的修车厂修理,但阿文之后并没有把车子送修,我们只好到他家把车子取回,以便自行送修,但费用则由他负责。”王清指出,世基之后曾不断与阿文联繫,但阿文都未接听电话,并只是以简讯回覆,有些简讯的内容更是让她和丈夫感到担忧。她披露,简讯内容大概如下:“你不要逼我,我现在是一个人,什幺事都干得出。”她说,他们夫妻俩过后就没有再找阿文,但阿文却于本月15日晚上主动拨电给世基,并指他已向老闆借钱,準备把1000令吉修车费还给世基。“世基原本不想出去与他见面,但他一直打电话来,大约凌晨2时30分,世基才决定出去与他见面。世基原本要在凌晨5时到新加坡工作,所以他直接穿着工作服出门,不过,为免他把现款带在身上,我便叫他在拿到修车钱后先回家,讵料他就此一去不回。”凌晨拨阿文手机没人接王清说,由于她住在士姑来新山花园,距离阿文位于丹斯里雅阁花园的组屋并不远,当其丈夫黄世基于3月16日凌晨外出找阿文却迟迟未归后,她即从凌晨3时左右便开始不断拨打丈夫的手机,但都无人接听。“我也曾拨打阿文的数个手机号码,但同样无人接听,后来世基和阿文的手机都在凌晨4时左右同时关机,这让我更加害怕。”独自一人在家的王清只好向亲友求助,并与亲友驱车到阿文的住家查看,但她敲门很久也没人回应,同时也未看到丈夫所骑的摩多。在求助无门下,王清遂于当日上午9时许,在丈夫的49岁姐姐黄玉珠的陪伴下到士姑来警局报案。不过,基于管辖範围问题,警方指示她们到努沙再也警区总部报案。报案后,王清与黄玉珠分别在下午4时及傍晚6时再回到阿文的住家查看,当她们发现屋内有开灯,且有风扇声后,她们便马上通知警方,但警员最后以无法破门而入为由,而未入屋查看情况。允到警局录供阿文没现身黄玉珠披露,他们于本月17日与阿文取得联繫后,阿文也说,他当天将会到警局录口供,但阿文过后却一直没有出现。她说,阿文自称有案底,但因没有定期到警局报到,而担心警方会对付他,所以阿文一直没有到警局录口供。“他后来约了弟媳王清出去,要王清给他1000令吉,王清最后给了阿文500令吉,阿文才说他当晚把钱给了我弟弟后,我弟弟就离开了,但他是最后一个看见我弟弟的人。”黄玉珠说,阿文之后又一直拨电给她、弟媳及她哥哥,不外乎都是要钱,并指称只要给他钱,他就会继续协助打听弟弟的消息。此外,黄玉珠也质疑警方的办事效率,并觉得警方说话模棱两可,让他们感到无助。王清则说,世基用的是智能手机,但丈夫失蹤一週后,警方至今都还没办法根据讯号追蹤到其手机所在之处。“我到警局报案时,曾因语言不通而跪地求警方协助,但有些警员却因此嘲笑我。”巫程豪:致函警要求加速调查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指出,他将致函努沙再也警区主任及柔州总警长,以要求警方加速调查。“阿文自称自己是最后一个见到黄世基的人,警方应该从这个角度调查此案。”他呼吁民众若发现黄世基的下落,可致电其助理张伟贤(手机号码为016-722 8886),或可直接拨打努沙再也警区热线07-511 3622。失蹤者资料失蹤者:黄世基身高:大约180公分外形特徵:皮肤黝黑,左边小腿有个明显的疤痕失蹤前衣着:身穿红色有领汗衫(工作制服)、灰色长裤,穿拖鞋‧2015.03.2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