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变职场‧她们学手艺‧女囚犯卖蛋糕

作者: 时间:2020-07-26制造热点643人已围观

监狱变职场‧她们学手艺‧女囚犯卖蛋糕(雪兰莪‧加影)过去予人晦暗而神秘,冰冷而恐怖印象的监狱,不再只是一个执行剥夺自由的刑罚及羁押处分的部门,而是变身为一间“职场再培训中心”及“一站式购物中心”。加影监狱随着在牢里设立美容部,提供SPA、洗脸、美甲、按摩、理髮等服务招揽顾客后,也自创“My Pride”食品品牌,让自家生产糕饼类冲出监狱,与市场上各品牌糕饼类争一杯羹。原来囚犯在牢里除了学习新手艺,也“受聘”协助製作糕点,并由狱方将他们的“成果”外销到超市上。他们每日赚取50仙的薪资,如果糕点卖的多,还能从中抽取“红利”。《》记者走访加影监狱时,感觉就像在逛购物中心,里头有蛋糕部、裁缝部、美容部等,吃、穿、用样样行。说到蛋糕部,加影监狱可是认真地在经营,外人还能通过监狱的网站订购或亲身到场购买。与外面的蛋糕比较,监狱生产的蛋糕价格廉宜了一半,但在品质上绝不妥协。其中最畅销的糕点要数布丁麵包、巧克力蛋糕、奶油卷等,一些政府部门举办节庆活动时,也会向监狱预订糕饼。此外,监狱的裁缝部也帮人订做衣服,男装女装皆有,还有亲手绘制的峇迪布供顾客选择,基于手工精緻,加上价钱公道,吸引不少人常常到监狱来光顾,熟客当中甚至不乏政府官员。官员入监狱光顾不过,在众多部门中最教人惊喜的是,女子监狱里竟设有美容部!外人不但可以来监狱做脸、做SPA、按摩、桑拿、指甲美容、牛奶浴,还可理髮,包括离子烫、染髮及普通的洗剪理髮,堪称是从头到脚都能扮美美的一站式美容中心。峇里式装潢的美容部门是从2008年12月开始运作,虽然空间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美容部工作的囚犯全都是坐牢6个月以下的轻罪女囚犯,她们在经过培训后,才正式投入工作。美容部的价格比起外面便宜许多,洗脸一次费用40令吉、传统身体按摩30令吉、牛奶浴或花浴40令吉。此外,监狱也有推出配套服务,譬如桑拿、磨砂及脸部护理配套收费115令吉。女老师进监狱传手艺一群有教无类的女老师甘心乐意献出自己的一生给谋杀犯、毒贩、弒夫犯等重犯,多年来“关”在与世隔绝的铁牢里,培训一批又一批非一般的学生成材。迄今已有不少女囚犯习得烘培、缝纫、美容护肤等技巧和知识,并在出狱后觅得工作,重新融入社会,当中有的人还开店做生意,靠真本事养活自己。同样29岁的聂阿妮查与茜蒂阿米娜,都是非一般的监狱老师,前者是烘培老师,后者是缝纫老师,她们不仅传授知识和技能,也背负着人格改造的使命。囚犯出狱开店做生意聂阿妮查接受《》访问时说,她在加影女子监狱任培训老师已有长达9年,她曾任教于槟城监狱3年,后在加影监狱工作了6年。“我是看到监狱的徵聘广告而毅然跑去应徵,全然没有想到我要面对的是一群重刑囚犯。”对她而言,教育是有教无类的,这些学生可能是一时冲动才会铸成大错,但只要经过培训,照样可以成材。“培训对囚犯真的很重要,能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不会这幺压力,当他们看到成果后,能更加添他们的信心。”聂阿妮查透露,这些学生都是从零开始学习,从一开始的毫无兴趣到后来的热忱,教她感到欣慰无比。“有的学生出狱后,有的还自己学做糕点生意,他们还会打电话请教我哪里可以买到比较便宜的糕点原料、还有做糕点的步骤。”目前,她的学生中有5位在考取大马技术文凭,分别是2名华裔,2名巫裔及1名印裔,她说有了一纸文凭,囚犯们出狱后比较方便找工作。询及她近10年的监狱老师生涯,有否遇过甚幺“惊喜”的事,聂阿妮查回应,就像一般。“我的学生确实大部份都是毒贩,也有因为为丈夫外遇而弒夫的囚犯,但学生在服刑期间,行为都有改善,所以也没发生甚幺事。”狱卒监视上课防逃狱缝纫老师茜蒂阿米娜披露,为了预防囚犯可能做出危险或逃狱的事,每次上课时,狱方都会派出2名狱卒驻守;此外,凡要借出剪刀或针线的囚犯也得登记,以免囚犯利用这些“武器”逃狱。茜蒂阿米娜刚从人力资源部申请调来加影监狱任缝纫老师4个月,她说,她曾经在私人机构任职,了解工厂着重的是生产力,因此她也非常注重学生的学习素质。她提到,一旦囚犯被判监,监狱管理层会根据他们的特长,将他们分配到不同的技能部门,譬如缝纫部、糕点部、峇迪部、手工艺品部、美容部等。“虽然教导的是非一般的学生,但教育是有教无类的,我不会特意划分学生,毕竟同样是在传授知识,不管何人,都是一样的。”目前,茜蒂阿米娜的学生共有30人,从18到48岁都有。其中8人在考取大马技术文凭,她们天天都要到缝纫部报到,直到能亲手製成一袭衣服,就算是考到文凭了。囚犯心声监狱生活有压力32岁丽娜是因失信案而被判坐牢9年,还有2年就刑满。她说,当年她做了朋友的借贷担保人后,没想到朋友不知所终,连累她遭受牢狱之殃。自此,她便跟孩子及家人失去联络,因为她不想让他们牵挂及知道她坐牢的事。她指出,她和丈夫已离婚,11岁孩子则交由母亲照顾。“监狱的生活虽然过得还算充实,能学些手艺,但是终究还是生活在不自由的地方,有很多条例规则必须遵从,让我活得很有压力。”她也说,她很后悔成为朋友的担保人,从此以后她不会再轻易相信朋友了。回柬后开裁缝店来自柬埔寨的玛丽亚因为在大马逾期逗留,被移民局官员逮捕,坐了一年牢,7月就能回国。被分配到裁缝部的她非常享受将布料拼拼凑凑製成衣服的日子,如今她已能自己缝制一件衣裳。她说,她打算回国后,在家乡开间小店卖自己缝制的衣服过日子。监狱美容部洗脸──40令吉按摩──30令吉脚底按摩──20令吉身体磨砂──30令吉花浴/牛奶浴──40令吉桑拿──35令吉採访手记监狱像学堂不阴森第一次探访监狱,实属难得,并颠覆了我对监狱的看法。对囚犯的认知绝大多数是来自港产片的帮派斗争、兇恶的印象,以致令我们对囚犯皆避之不急。可是,当我走进加影监狱,却发现这里并不如想像中如此阴森、灰暗,反之倒像是个学堂,不同的是这些“学生”在下课后,不能回家。在少年监狱,我看到一群理了小平头的青涩脸庞,正专注地在上课;在女子监狱,姐妹们安静地在干活儿,动作轻柔,让人难以将他们联想成杀人犯或强姦犯。女子监狱像个技术培训班,也像个一站式的购物中心,对我这种爱购物又爱扮美的女人来说,那里肯定是个好去处。有句话“宽恕别人等于释放自己”,年少时总有犯冲动的时候,但能够知错能改,非圣人的我们何不给他们一次机会?‧2010.07.1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