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要弃守文化资产?

作者: 时间:2020-07-12十大科技206人已围观

文化部要弃守文化资产?

文化部成立前夕,苗栗后龙三大古窑在全国人的面前,眼睁睁看着被地方政府拆毁;台中市刚刚指定为市定古蹟的瑞成堂,10天之后「被怪手误拆」;北台湾最古老的商业大街─新竹市北门街竟然在地方政府有条件同意之下,隔天拆除。

文化部成立之后,各地方拆古蹟毁文资的事件并未稍减,曾被誉为台湾四大庭园之一的「潜园」,仅存的门楼也被怪手无预警拆除。新竹县最古老的三拱石桥─芎林呈甘桥,因为中央有其他计画準备拆除。台北市阳明山美军旧宿舍,地方文史工作者在朝期努力,已经得知全区保存的情况之下,竟然惊爆被私校「圈地」。

文化部要如何对待文化资产,以骨牌般接二连三发生的现象来看,实在让人心惊胆战。

文化资产保存法(以下简称文资法)实施至今,已满三十週年,可是台湾的文化资产却依然跌跌撞撞,往后的三十年究竟何去何从,值得大家一起想想。

从文化部的统计数字来看,三十年来,的确也指定与登录了为数不少的文化资产。可是,每一个新的文化资产指定或登录的过程,仍旧千辛万苦,彷彿走入蛮荒之境。

应作为而不作为

无论是乐生疗养院古蹟保存案、台北捷运黄线十四张站的古蹟保存案,几乎都是「如果能在台北捷运规画之初就受到重视,就不会演变到现在的地步」的案件。此外,苗栗后龙古窑、新竹县新埔外翰第张屋、新竹市北门大街与潜园门楼拆除案,几乎都是文资法执行怠惰的后果。

拥有文资法执行权的政府当局,要不是对于文资法的价值与权限不甚了解,就是被其他部门的业务绑架(甚至阳明山美军旧宿舍,圈地的缘由竟是行政院高层的指示),终于造成了文资法矮人一截的窘境,值得大家想想,究竟是什幺因素造成的。

文资法是国家文化的最后的堡垒,抽象的文化,就是透过点点滴滴具象文化资产的累积,积沙成塔才得以彰显。打开文化部的统计资料,会发现台东县的「古蹟」竟然挂零(历史建筑有46笔),台北市的古蹟则有149处(历史建筑163笔),台北与台东文资数量上的落差难道可以解释成文化的落差?从文化价值的角度而言,应当不会有那一个国家(地方、族群)的文化高于那一个国家(地方、族群)的情况吧?然而,事实上台东与台北的极端性的对比,必然有远远超出文资法範畴的问题不是吗,大家不妨想想那是什幺。

有为者当如是

近年来,也可以看到许多积极、进步的案例,值得提出来讨论。或许透过整体性的参照、思考,可以当作文资法下一轮施政的积极动力。

近年来开始在各级学校创设、开设的文化资产、古蹟建筑、古蹟艺术等相关科系、课程,开始培养专业的文资人才,可惜,迄今仍显边缘,因此还没看到文化资产的维护、修复上有多少发挥。建议可朝向文化资产维护大学迈进,进一步培养人才,整合不同专业,方可赋予文化资产更积极的价值。

客委会推动的客庄文化资源普查,七年来已经挨家挨户访查了42万笔家户资料,经过国科会数位典藏的计画,已建立了无数珍贵文化资源资料。多年来参与计画的在地文史社团、组织,也有计画地向各级政府提报文化资产,因此也可以避免如几个大型交通、都市计画所遭遇的「没有早知道」的遗憾。建议,推动全国文化资源普查,才好在各种国家重大计画规划之前就掌握好文化资源。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动力来自民间,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文资守护行动,几乎都秉持着自发性的爱乡爱土精神,创意无限,而且几乎都未支取分文走路工,替家乡争取更多的文化资产。建议各级政府不要因为有人提报古蹟而怠惰(日前,台中市曾爆出有市民提报古蹟,官员却称「傻眼」的荒谬新闻),反而要更积极主动挖掘国家文化宝库。

文化部应更坚定守护文化资产

文化部站在中央政府的高度,应当主动协调各部会(与地方政府),不应栽赃给上级,也不应推託给「地方自治」,才能不辜负全国各地文资守护员的用心。人民经过三十年的文化资产培育,渐渐进步了,如果发现政府竟然墨守成规,甚至推拖怠惰,当然会让人以为文化部準备弃守文化资产。

相关文章